中国电炉网
广告招租
生意社
*ST重钢巨亏近47亿 或成2016上市钢企亏损王
http://www.cndianlu.net 2017-04-06 09:44:01

  因连续两年亏损,*ST重钢5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“披星戴帽”。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上市公司财报(预告)发现,近47亿元的净亏额,使得*ST重钢极可能成为2016年上市钢企中的“亏损王”。*ST重钢董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目前,相关重组工作正在推进中,结果如何不便预测。”

  净亏近47亿4月起披星戴帽

  对大多数钢企而言,2016年景气度尚佳,于2015年底跌至1600元/吨附近低点的螺纹钢价,在2016年得到修复性反弹。据找钢指数APP统计,去年12月,上海地区螺纹钢价一度升破3500元高点,全年涨幅超过100%。

  在钢价持续上涨带动下,钢铁企业利润大幅回升。工信部3月初发布的钢铁行业运行情况通报中,“2016年钢铁全行业实现扭亏为盈。重点统计钢企实现销售收入2.8万亿元;累计盈利303.78亿元,而上年同期为亏损779.38亿元,利润增长超过1000亿元。”

  据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,36家主要钢铁上市公司中,有33家发布了2016年全年业绩预告或快报。其中29家预计净利为正,盈利企业数占比近9成;其中有18家扭亏为盈。甚至连2015年亏损大户“武钢股份”(与宝钢股份合并后已退市)也实现扭亏,预计2016年净利4.06亿元;鞍钢股份(000898.SZ)预计净利16.10亿,比2015年同期亏损45.93亿的业绩大幅改善。

  然而,*ST重钢3月31日晚发布的财报却与上述情况形成尴尬对比。

  财报显示,在去产能及大宗市场复苏背景下,*ST重钢(601005.SH)全年营收44.15亿元,亏损46.86亿元。与此同时,资产负债率同比增加11.71个百分点至100.29%,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-2亿元,资不抵债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财报或预告发现,发布成绩单的上市钢企中,仅有华菱钢铁(预亏8亿至13亿)、山东钢铁(预亏5.3亿至6.9亿)和*ST重钢三家亏损,其中*ST重钢的巨亏近47亿,虽较去年减亏13亿,但成为2016年度上市钢企“亏损王”仍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*ST重钢已在亏损边缘挣扎多年。自2011年钢铁行业下行以来,*ST重钢的业绩就呈下降趋势。2011年出现亏损,2012年、2014年分别在年度末幸运扭亏,勉强避开“戴帽”风险。而2015年,重庆钢铁亏损近60亿元。

  在4月1日的公告中,*ST重钢称“因公司2015年度、2016年度经审计的净利均为负值,且2016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,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。”4月5日,在沪市开盘之际,上市公司股票简称正式由“重庆钢铁”变更为“*ST重钢”。

  资深钢铁行业分析师徐向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,*ST重钢连续亏损的主因,首先是近几年市场下行,国有钢企背负的人员、债务包袱沉重;其次,债务导致的现金流紧张,又影响到正常生产经营及高炉利用率,间接导致产量下降。此外,重庆相对沿海钢企地域偏远,也导致原、燃料采购和钢材运输成本高出许多。

  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还指出,在此前债务高企的背景下,重钢进行了环保搬迁,这也加大了企业的财务成本。“从产量数据也能看出,重钢去年粗钢产量才235.5万吨,按产能600万吨估算,实际利用率仅38%。”

  对于2017年主营业绩能否好转,徐向春表示,今年全国钢铁行业继续实施的去产能及基建等下游需求增长,有望给钢企带来更好的市场环境和利润。对ST*重钢而言这是一个利好的外在条件,而能否扭亏,关键还在企业自身的降本增效及改革方面的作为。

  重钢集团董事长刘加才在年初一次会议上指出,2016年重庆钢铁未能扭亏,连续两年亏损将遭“ST”处理,“如果2017年再亏损,将被迫暂停上市。2017年是重钢扭亏脱困的关键之年,重钢必须要迈过控亏扭亏这道坎。”

  重组仍在推进中

  重庆国资委也曾多次协调帮助重钢降本减负。去年4月,当重钢因资金困难无法自行采购原材料之际,在重庆有关方面协调下,重钢与民营企业攀华集团签订为期两年的《来料加工协议》。由攀华方面提供生产所需的矿石和煤炭等原料,重钢生产出钢材后再交由攀华代加工及销售。

  但这个被视为混合经营典范的合作尝试,并未如设想中顺利。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,持续疯涨的煤炭及铁矿石让攀华集团也遇到采购困难,重钢一直未能实现满负荷生产。最终双方提前于去年底“友好分手”。

  在财报中,*ST重钢称“因公司采用来料加工的生产经营模式,报告期6-12月的收入仅为加工费,导致销售收入大幅下降”,“生产经营模式的变化是2016年收入同比大幅下降的主要因素。”

  面临严峻的经营压力和退市风险,*ST重钢在大幅推进降本改革的同时,也在酝酿“金融换钢铁”的资产重组。

  这单被称为“以钢铁换金融”的重组方案最早于去年6月2日公布,涉及国内首单地方国资运营平台上市。

  根据此前公布的方案,重组将至少包含两大部分:一是资产出售,上市公司将目前所有资产、可置出负债、人员及业务全部置出,由重钢集团承接,以实现钢铁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;同时,上市公司向渝富控股等交易对方发行股份,收购渝富控股旗下坐拥金融、投资等诸多优质金融资产的渝富集团100%股权。

  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从接近重钢方面人士处获悉,“若方案最终顺利通过,不仅渝富集团有望成为国内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,还能为重钢集团注入大约200亿元规模的现金流。”

  业内人士认为,把具有持续盈利能力的金融资产注入上市公司,既能实现渝富借壳上市,提高国资证券化水平,又能帮亏损钢铁业务补充流动资金。一举两得的重组计划,对于多方来说似乎都是一步“好棋”。

  最新公告显示,截至3月底,*ST重钢已选定本次重组的独立财务顾问、审计机构、评估机构、法律顾问等中介机构,并积极开展尽职调查、审计、评估等相关工作。“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工作仍在筹划中。公司目前正在积极与相关方进一步讨论交易方案的可行性,并组织有关方对标的资产范围进行梳理与深入论证。”

  *ST重钢的董秘5日在电话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:“如公告所说,相关重组计划还在努力推进中,对于最终结果,现在还不便预测或表态。”

  徐向春分析,尽管重庆各方都很重视此“金融换钢铁”重组,但随着人事更替和市场变化,未到最后审核通过,重组事宜仍存在一定变数。但其也强调,作为中国钢铁工业摇篮和产能较先进的大型钢企,相信重庆国资等方面一定会借助各种政策、金融手段,帮助重钢扭亏脱困及转型升级。“不排除未来重钢也采取债转股等手段化解困境的可能。”

  目前,*ST重钢仍在停牌中,从去年6月至今,该股已停牌10个月

文章关键字: